灯笼椒财经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资讯].浙江强势清理日日会始末

2022年11月24日 灯笼椒财经网

浙江强势清理“日日会”始末

浙江强势清理“日日会”始末 更新时间:2010-9-18 7:41:33   是什么催生了这个民间金融的怪胎?

“唉,只要我老婆早点出来,我身背千万债务无所谓,大不了一切从头开始了……”

9月14日,在浙江宁海跃龙街道办厂20余年的潘先生,在跃龙街道办公楼里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显得心神不宁。最让潘先生揪心的不是钱,而是妻子作为“会头”还被关在宁海看守所里,没有任何消息。

潘家工厂效益不错,平时潘先生主抓生产销售,夫人掌管财务,空闲时间比较多,性格开朗朋友多。自从政府7月20日开始清理“标会”,潘妻7月23日自首,就一直被警方控制着。

“标会”又称互助合作会,是民间借贷的一种形式,由发起人邀请若干会员参加,定期举办。宁海的“标会”早就存在,后产生“月月会”,又引申出“半月会”、“十日会”,周期越来越短,最后演变成日日开标,日日可以拿利息的“日日会”。

有专家这样分析“日日会”的根基所在:地方偏僻,金融机构不发达,小企业多,民间借贷是惟一的出路。问题也随之而来,拆东墙补西墙不及时就卷款潜逃,倒会后更是出现巨资漏洞无人负责现象。

对此,浙江宁海县从7月20日开始了为期5个多月的强势打击整治。

9月14日,宁海县政法委副书记、县维稳办主任葛体员提供了官方统计:截至9月10日,宁海县已有121个会头,1262人次会员投案自首,刑事拘留17名,其中7名被批准逮捕。而通缉在逃的有13名,其中9名为女性。

谁能当“会头”?

“我老婆身边有一帮关系不错的姐妹,都是经济条件不错的中年女性。去年,一些姐妹加入了日日会,入会后需要每天拿出资金去交会款,自己积蓄用完了,就向我老婆借。”潘先生说,“我老婆将钱借给了姐妹们,收一点利息。没想到,一些姐妹参加的会有人跑了,她们无法归还借款。”

潘先生表示,妻子是背着自己将钱借给姐妹们的,钱收不回来了,工厂却需要资金。妻子怕被他责备,想赚钱将窟窿尽快补上,就在今年年初自己组织了一个“日日会”,当起了“会头”,会场就设在潘妻一个朋友家里。

接着,为了更快赚钱,潘妻又组织了多个“日日会”。

然而好景不长,20多个会中,七八个“会脚”拿钱跑路,每人卷走的金额都不下50万元。为了防止倒会,她只得自己掏钱将窟窿填上。

潘先生说:“我知道后,就让老婆赶紧停了,结果政府打击得快,收会来不及就进去了。根据相关规定,只要组织者的家属把会款清退,本人即可从轻处理。”他借了客户1000多万元,才把“会脚”们的会款结清。

跃龙街道党工委员杨先生对《华夏时报》记者介绍,当会头有三点共性:一、大部分是女性,年龄在35-55周岁;二、相对时间比较空闲,没有固定工作;三、基本上在圈子里也算人物,有一定人脉和诚信度,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最主要的还是要有一定的人跟从。参加“日日会”的会员,80%以上为女性。

宁海县妇联副主席王华芬则告诉记者:“有妇女组织参与日日会,实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成为恶意标会的主体。”这些组织还有一个共同特点是,喜欢不劳而获,想要快捷“致富”。所以一旦有高额回报引诱,就容易上当受骗。

曾做过5个月会头的李女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自己的威望高,大家信任她,并一致推荐她做会头,“没有做过会头的人以为会头会赚钱,做过会头的人会后悔!”

强势整治

宁海县政府一位官员介绍,宁海的“标会”历史悠久,是互助性质的民间筹措资金的方法。但近年来,受利益驱动,部分民间标会逐步演变成金融传销性质的“日日会”,既扰乱了正常金融秩序,又败坏了社会风气,给经济社会平稳发展带来影响。

“上世纪90年代宁海的倒会风波记忆犹新,而更现实的例子是2004年,福建福安的民间标会涉及资金25亿元,倒会后经济损失波及80%的家庭,使该县经济倒退10年。宁海不想重蹈这些覆辙。”上述官员说。

宁海县政法委一位官员告诉记者:“日日会处理起来十分棘手。”

据他介绍,关于“日日会”的问题,政法机关早在2008年就开始关注。在“要不要管”及“如何管”的研判上,县委、县政府非常慎重。最后,宁海县委常委会听过各部门的多次汇报后,权衡再三,最后定下依法处置的基调。

按照葛体员的介绍,“日日会”有四个特点:周期短、利息高、对象不特定、用途不当。一些社会危害开始显现:正常的金融秩序被扰乱,正常的生产、生活环境被破坏。

葛体员表示,考虑到“日日会”具有历史性、文化性、涉众性、违法性等特性,政府采取了宣传、疏导、监管、打击相结合的总体思路,有计划、有布置地推进“日日会”的处置工作。

政府的一系列措施,让不少嗅觉灵敏的“会头”察觉形势不大好。今年7月初,因倒会,已有50余名“会头”外出潜逃。

今年7月20日,宁海多部门联合发出了《关于严厉打击破坏金融管理秩序违法犯罪活动的通告》,这被视为是打击整治“日日会”专项行动的序幕。

《通告》明确指出:“组织、参与日日会活动的,均属违法行为。情节严重的将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诈骗罪等,必须依法严惩。因参会形成的债权债务关系,不受法律保护。”并要求相关人员按照《通告》要求投案自首,违反者将受到严厉惩处。

之后,网络上就陆续传出多人因“日日会”而死亡的,一时风起云涌,把宁海政府推上风口浪尖。9月14日,宁海县公安局副局长、县打击整治“日日会”专项行动领导小组打击组组长郑建国对本报记者表示,经警方调查,在警方接报的关于非正常死亡的案件里面,没有一件是由于“日日会”直接导致的。

事起于9月6日在等国内多个网络论坛上出现了一条《宁海日日会自杀潮汹涌一个多月已致12人自杀》的帖子,称自7月20日宁海县政府严打“日日会”以来,悲剧不断上演,一个多月已致12人自杀,更大规模自杀潮即将上演。

事实上,在官方召开专门发布会之前,包括《华夏时报》在内的多家媒体记者就纷纷寻找发帖人的联系方式,当记者赶到发帖人严某家中时,其母告诉记者严已经被警方带走。

宁海县司法局副局长方亚青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有关“日日会”的清理工作将在10月17日前完成,但该行动是长效机制,将于今年12月31日结束。如果明后年“标会”还有冒头现象,将会再次打击。

宜疏不宜堵

为什么有“标会”,甚至还有“日日会”这样屡禁不止甚至变本加厉的民间非法借贷组织?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民间融资至今未能获得法律层面的明确立法保护,缺乏法律的护航,使得民间融资市场面临着较高的交易成本,而这些较高的交易成本最终将反映到民间借贷利率上。”

周德文表示,“宁海日日会的类金融传销所衍生出的风险隐患无需回避,转型时期,我们更需要对制度本身进行深入剖析,如此,方能对个案认识更加理性。毕竟这些牵涉到当前市场缺位、监管缺位与越位之嫌,又与当地民间融资模式有千丝万缕的关联。”

另外,为规范民间市场的融资行为,以防止民间融资市场盲目追求高收益,监管部门发布了《贷款人管理条例》等法律,规定民间借款的利率不超过银行利率的4倍。

周德文说:“事实上,监管局对民间融资市场主要采取以堵为主、以疏为辅的政策。所以依然处于灰色地带的民间融资市场面临着较高的交易成本亟待突破;另外,必须认识民间融资是我们国家金融体系必要的有机组成部分。这一地位,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

周建议对民间融资的管理宜疏不宜堵,首先应在法律上为民间融资正身,明确民间融资的法律定位和相关法律问题。同时应尽快制定并出台《民间融资法》和《民间融资实施细则》等法律体系;应放低金融行业准入门槛,促进金融市场结构多层化,积极引导民间融资健康发展。从规范、监管、创新三方面着手,积极引导民间利率合理定价,逐步化解当前民间借贷风险。

尽管浙江已出台保障中小企业的融资条例,不再将民间借贷一概定义为非法集资,但此次宁海县全面叫停“标会”的举动,还是给某些地下民间借贷组织以及渴望一夜发财的个人敲响了警钟。

深圳房屋装修预算清单

家装一站式服务

东南亚风格装修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